蒋中正头号爱将陈诚遗言只字不提反攻大陆,蒋

2019-09-04 作者:国史   |   浏览(59)

图片 1

1943年9月15日,蒋介石给自己的一位部下写了一封信。信中这样写道:

1961年7月14日,美国总统肯尼迪邀请蒋介石访美,蒋复函肯尼迪表示,他继1949年访问菲律宾后,曾立过誓言,返回大陆以前,不再离开台湾一步,拒绝了肯尼迪的邀请。

“你九月六日辞呈,我昨日方才接到,不胜感慨。关于远征军事,凡你所要求者无不遵你意旨照办;于我个人,无论公私,我以为已到至极地步。此外,再无其他办法可以服从,你要不去就可不去,你要如何就可如何,我绝不再来恳求。现在除向你三跪九叩首之外,再无其他礼节可以表示敬意。然此非我所能为也……我再明告一言,我派你往远征军,乃是要希望你立业成名,而绝非陷你于死地,我以为一切公私道义都可弃置不谈,然而军人对于革命作战命令,即使赴汤蹈火亦不能推辞,此乃军人之本分……希望你再加深思一番。是乎,否乎?从此余亦绝不再有所言矣。”

肯尼迪接到蒋的回信后,于7月17日再度致函蒋介石,要求派一名能够代表蒋介石的人,前往美国访问。这样,陈诚就成为蒋介石最佳人选,替蒋前往美国进行“国事”访问。

蒋介石发这么大火,是因为这位部下撂挑子,要辞去远征军司令长官之职。

7月29日,陈诚以“副总统”的身份,由“外交部长”沈昌焕陪同飞美。在美期间,他除了与肯尼迪进行会谈,参加各种大小会议外,还抽空探视了在美国当工程师的大儿子陈履安和读书的女儿陈幸、陈平。

此信措辞之激烈,用语之绝对,批评之严厉,讥讽之辛辣,在蒋介石留下的所有书信中,极其罕见。几乎可以说,只此一封。

访美回台后,陈即感身体不适,食欲不振,疲倦无力。

很显然,蒋介石和这位部下友谊的小船,眼看着说翻就要翻了。

陈诚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1948年在上海进行胃病手术时,医生已发现他的肝脏有中等程度的硬化。这次,他以为是老毛病又犯了,并没在意。

从信中文字推断,如果不出意外,蒋介石对这位部下未来的处置,撤职查办算是轻的,坐牢杀头也是意料中事。

夫人谭祥看见陈诚茶饭不思,一副倦容,感觉问题严重,催促他去医院检查。于是,陈诚在夫人的陪同下,来到荣民总医院。医生经过认真检查,发现陈诚肝脏问题比较严重,便让他入院治疗了一段时间。

但是,这位部下既没有撤职查办,也没有坐牢杀头;反而,他辞职成功,返回重庆休养,转年即出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、军政部长等要职。

就在陈诚诊治期间,他的长年部属和挚友罗卓英病逝,这对陈诚带病的身体有很大打击。

原来,蒋介石和他友谊的小船,没有翻。

陈诚早在1918年初进保定军官学校炮科第八期时,就认识了罗卓英,两人志趣相投,遂成莫逆之交,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。罗长年担任陈诚的副手。还是在1936年两广联合反蒋时,陈诚任第三路军总司令,罗为前敌总指挥;抗战期间,陈诚任第九战区司令长官,罗卓英为副长官;1942年陈诚出任中国远征军司令,罗卓英为副司令;1949年,陈诚为东南长官公署军政长官,罗卓英为副长官。两人长期共事,出生入死,感情之深,关系之密切,如同胞兄弟。罗卓英的去世,使得陈诚至感悲痛,身体状况急转直下。

蒋委员长为什么对他如此恼火之后,却又继续重用?

1963年3月,陈诚又带病出访南越和菲律宾。可能是旅途劳顿,回台后,他的健康即起伏不定。当年夏,陈诚病情恶化,医生要他停止一切活动,专事休养。于是,陈诚向蒋介石请假一个月,赴阳明山疗养,“行政院长”职务暂由“副院长”王云五代替。

因为,他是“小委员长”——陈诚。蒋委员长最忠诚的部下,没有之一。

陈诚在阳明山休养了一个月,身体仍不见好转。

蒋介石对陈诚的康复情况十分关心,不断让人上山来看望他,要他安心养病。见陈诚身体没有好转的迹象,又特地批准延长假期两个月,让谭祥陪陈诚上日月潭疗养院休养。

图片 2

来源历史网www.lishiqw.com

蒋对陈诚的全方位栽培:由军而政,由政而党

陈诚是蒋介石全力培植黄埔嫡系的代表人物,堪称“蒋系第一人”。

作为“蒋系第一人”,陈诚却并非是黄埔军校的学生出身。就出身而言,他比黄埔学生要高那么一点点:他是黄埔军校的教官出身。

陈诚于1918年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炮科第8科学习,1922年毕业后进入浙军见习。1924年,陈诚经邓演达、严立三的援引,进入黄埔军校,担任教官。严格说起来,他不是时任校长的蒋介石的学生,而是他的同事。

话说蒋介石的同事和学生,多了去了,为什么陈诚能够成为“蒋系第一人”?

陈诚之所以获得蒋介石的青睐乃至全方位栽培,有两个原因:

第一个原因,是1923年陈诚在肇庆讨伐冯葆初战役中身负重伤住院时,蒋介石曾以大本营参谋长身份前往探视,并于是时知道了这位英勇负伤的年轻将领和自己是浙江老乡。老蒋不禁瞩目久之。

第二个原因就是那个著名的“夜读”故事了。在黄埔时,一日陈诚外出访友,凌晨方才夜归。眼看天已微明即将早操,干脆不睡了,决定看看书。结果适逢蒋介石查夜,发现陈诚居然挑灯夜读,读的还是《三民主义》!这样有志向学、文武兼资的人才,难得啊!老蒋不禁再次瞩目久之。

我常常想,要是陈诚当晚看的是《金瓶梅》呢?估计立马废了。所以,作为一个读书人,我真的要劝劝大家:找一本你的领导可能喜欢的书,在你的领导可能出现的地方捧读,真的非常重要哦。搞准了,一辈子飞黄腾达;即使搞不准,领导也印象颇佳,对不?好歹读书不是坏事儿。

陈诚反正是搞准了,随后就开始了自己的飞黄腾达之旅。1928年,蒋介石开始提拔陈诚,任命他为警卫军司令,负责统辖桂永清、关麟征等三个警卫团和宪兵团,参加第二次北伐。随后,陈诚在蒋桂战争、蒋冯战争和中原大战中进步神速,历任第11师副师长、师长、第18军军长。

蒋介石不仅在政治上提拔陈诚,还亲自为他找老婆。蒋介石和宋美龄一起,为陈诚和国民党元老谭延闿之女、宋美龄干女儿谭祥牵线,促成良缘。此举,帮助蒋介石彻底赢得了陈诚的忠心。

蒋介石的黄埔嫡系,均由军界起家,再逐步向政界发展。在陈诚之前就已出任地方大员的有何应钦(浙江省主席)、刘峙(河南省主席)、顾祝同(江苏省主席)、张治中(湖南省主席)等人。

陈诚迟至抗战时期的1938年6月,才出任湖北省主席。看起来,陈诚担任地方大员的时间很晚,似乎不受重用。其实,仔细一分析,才发现他这时出任湖北省主席才是真正的重用,而且地位显赫。

要知道,到1938年6月时,平、津、沪、宁等均已失守,大半个中国沦陷于鬼子之手。当时蒋介石手中只有湖北省以西的少数几个省,而且湖北省是屏障陪都重庆的正面前线。陈诚能够于此时出掌湖北,可见其在蒋介石心中的分量。

出任湖北省主席,是陈诚由军界跨入政界的开端。不仅如此,蒋介石还栽培陈诚再由政界跨入党界,对他进行党、政、军的全方位培养。这样的栽培,即使是在黄埔嫡系中,也是不多见的。

国民党内,一直有“蒋家天下陈家党”的说法。这个“陈家”可不是陈诚,而是陈立夫、陈果夫兄弟。为了进一步控制和改造国民党,蒋介石决定成立三民主义青年团。他又想到了陈诚。

1938年4月26日,蒋介石指派陈诚、陈立夫、张厉生、朱家骅、李任仁、黄季陆、谷正纲、贺衷寒、康泽、张道藩等为三民主义青年团筹备委员会常委,由陈诚任召集人,兼任三青团中央团部临时干事会书记长。

陈诚担任的书记长,那可是仅次于团长蒋介石的重要职务。同时,在国民党内,陈诚也出任国民党中央训练委员会主任委员,负责筹划党政干部的训练工作,成为国民党的重要负责人。

不仅对陈诚进行全方位栽培,蒋介石还曾对人说:“中正不可一日无辞修”。看看,看看,基情四射啊。

直到1943年2月,蒋介石任命陈诚为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。这时,两人的亲密上下级关系,经历一次大大的考验,以致于差点闹翻了两人之间友谊的小船。

图片 3

陈辞修闹个辞职,蒋中正大为光火

1943年的陈诚,一身兼任三要职:第六战区司令长官、湖北省主席、中国远征军司令长官。

但当陈诚飞抵昆明,对所辖的远征军各部的情况进行了一番考察之后,他作出了一个惊人决定:辞职。

9月6日,他向老板蒋介石发出了辞职信:

“窃查职自奉命兼任远征军司令长官职务以来,时已半载,因能力薄弱,毫无建树,瞻念前途,陨越堪虞,为免贻误戎机,重视责任起见,谨恳钧座赐准解除远征军司令长官职务,另行派员接充,不胜感激待命之至。谨呈委员长蒋。职陈诚呈。”

这才有了蒋介石那封措辞空前激烈的“向你三跪九叩首”的复信。

那么,作为老蒋最忠诚、最得力的部下,陈诚为什么有此一辞?

因为陈诚发现,远征军中存在着种种问题,而这些问题又非他本人力量所能解决。更由于国民党内高层对于蒋介石的指示阳奉阴违,难以统一意见,集中力量,解决问题。畏难情绪一起,陈诚遂生辞职之心。

一个再三要辞,一个坚决不许,两个人杠上了,眼看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,怎么办?

图片 4

真是天助蒋陈二人,在这关键时刻,一件事的发生,巧妙地帮他们打开了僵局。

啥事儿?陈诚病了,胃病犯了,而且到了吐血的地步。1943年10月12日,“先生宿疾大发,呕血一盂,神志顿成昏迷状态。”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再不通情理的老板,也可以找到台阶下了。老蒋就此批准陈诚辞职,由卫立煌出任中国远征军代理司令长官。同时,再三函电安慰陈诚,命他返渝休养身体。

在普通人的生活中,生病当然不是好事。但政治人物就不同了。他们适时生个病吐个血啥的,好象并不是坏事咧。

就这样,在陈诚胃病复发的巧妙解围之下,蒋陈二人友谊的小船不仅没有翻,而且铸为巨舰,从此一生合作,基情到死。

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发布于国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蒋中正头号爱将陈诚遗言只字不提反攻大陆,蒋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