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桑扬敦有什么传说_赤桑扬敦做了什么事,桑布

2019-09-03 作者:关于历史   |   浏览(161)

赤桑扬敦为尼雅之子,他和吐弥·桑布扎、噶尔·东赞域松、支塞·如贡敦四人是松赞干布不可缺少的四位大臣,也是吐蕃七贤臣中的第五位贤臣。自从吐蕃有了文字以后,国王松赞…

藏文真的是吞弥·桑布扎创造的吗?

赤桑扬敦为尼雅之子,他和吐弥·桑布扎、噶尔·东赞域松、支塞·如贡敦四人是松赞干布不可缺少的四位大臣,也是吐蕃七贤臣中的第五位贤臣。

关于藏文的来源学术界一直存有争议,一般来说有认为来源于梵文(印度文)、象雄文和于阗文三种理论,每种理论都能从古藏文中找到依据,同时也不能彻底否定对方的理论。我们不是文字学专家,也就没有必要来辨析,究竟哪种说法更接近历史的真实。

自从吐蕃有了文字以后,国王松赞干布以身示范,全国上下掀起了学藏文的热潮,人们因此变得更加聪明而智慧了,为了学习别国的先进技术和知识,他们从东邻的汉地和木雅取来工艺和星象学的书籍,从西邻的蒙古和尼泊尔开启了食物与财富的宝藏,从南邻的印度翻译来许许多多的佛经,又从北邻的霍尔与裕固得到了法律等书籍。吐蕃也由此而变得富强,整个雪域呈现一派盛世景象。这时,大臣赤桑扬敦心想:我们吐蕃集聚了边邻之财,称霸四方,权势不亚于帝释天,但是我们成千上万的人家还居住在山上,而山上泉水稀少,人们的饮用之水时有短缺,且彼此走亲访友、什物交换都很不方便,我一定要想个好的主意来解决这一问题。他从山上的住宅走下来,四处观察,只见辽阔无边的大地上,绿油油的草坪中盛开着各色各样的鲜花,树木葱茏,流水潺潺,真是居家过日子的好去处。他想:要是让山里的人都搬到这些平坦宽敞的土地上居住,岂不既解决了喝水难的问题,又解决了以物易物、走亲访友中的爬山涉水之苦吗?!这样多好!他回到王宫,立即将自己的想法禀告了国王,松赞干布觉得赤桑扬敦说得很有道理,便让众位大臣商议,大家认为这主意不错,松赞干布降旨由赤桑扬敦来主办此事。

虽然藏文的起源起源众说纷纭,但大家在一点上基本拥有共识,这就是在吐蕃王朝的松赞干布时代,藏文的发展基本成熟,具备了高等级文字的特点。

赤桑扬敦根据国王的命令,在选好的地址上首先建立了一座城堡,城堡的形状为四方形,开着美观实用的门窗,城堡里分为内、中、外三室,屋顶上修有屋檐,可以防雨,屋子里填有泥土石块,可以遮盖地下的寒气。房子修建完工以后,赤桑扬敦就让山上的人下来参观,人们见到住在这样的房子里十分舒服,行动又方便,个个赞不绝口。于是,一个个效仿赤桑扬敦,选择河谷地带建屋定居,不久,宽广的草地上,新建的房屋鳞次栉比。

在西藏的历史上,关于文字的创制一直都流传这样一个传说,这就是七贤臣之一吞弥·桑布扎松赞干布的命令下创制了藏文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据说,松赞干布在治理国家的过程中,深感没有一种统一文字的不便,萌生了统一文字的想法。要注意一点,在此之前,吐蕃国内不可能没有文字流通,当时流通的很有可能是象雄文。因为作为文字的载体,发源于象雄的苯教信仰,在吐蕃境内占据着无可争议的制高点,即便是松赞干布也很难说究竟是佛教徒还是苯教徒(关于松赞干布的信仰问题,我们以后讲到大昭寺的时候专门说)。

吐蕃其实一直沿用象雄文也不是不可以,但松赞干布这种等级的君王,必须要开宗立派,规范文字、统一量器这种事情,放在那个时代都是君王伟业。这就像本朝太祖,要说太祖对古文字的认识肯定要超过一般人,可还是要推行简化字,这是国本,包含着鼎革气象的含义在里面。再说了,吐蕃和象雄之间虽然是盟友,但互相之间的小心思,两个君王之间都心知肚明,一旦把对方吞进肚里,还用你们国家的文字,这种事情没面子,不能忍。

为了创造一种自己的文字,在松赞干布执政早期,就开始选派人员去天竺(印度)学习梵文和天竺文化。派去天竺的藏族青年,因为难以适应当地潮热的气候,大量命丧天竺。最终,只有吞弥· 桑布扎学成回国。由此,创制藏文这件千秋伟业便落在了他的肩上。

帕邦喀宫

吞弥· 桑布扎的名字现已失传,我们只知道他是拉萨尼木县吞弥家族的传人。吞弥是其家族名称,也有可能是家族属地的地名。桑布扎为梵文尊称,是天竺人褒奖他在学习期间敬重佛法、刻苦习修的行为而赠与的,意为“贤良之藏人”

经过了七年的学习,精通天竺文回到了吐蕃,松赞干布马上命他着手藏文编制的工作。为此,他在帕邦喀宫(拉萨北郊乌都日山南坡一块大山石上,藏语意为巨石宫)闭关三年,结合梵文和象雄文的五十字母创制了藏文。

桑布扎还创制出两种书写体,仿照梵文“兰扎”字体的有头字:乌金体(楷书),和仿照梵文“吐都”字体的无头字:乌梅体(行书)。很多喜欢藏族文化朋友觉得藏文长得都一样,其实藏文和汉文一样是有很多书写体的,而且并不止桑布扎创造的这两种。后世随着书写藏文经典需求的不断加深,在吐蕃王朝时期,就先后产生了八大乌金体。

吞弥· 桑布扎创制的乌金体叫蟾蜍体,其后又陆续出现了列砖体、串珠体、稞体、腾狮体、雄鸡体、鱼跃体蜣螂体等。此外,在吐蕃第三十五代赞普赤德松赞时期出现了独特的密文体、伏藏体、幻妙体等专门用于书写密宗内容或用于伏藏的书体,字体多达40余种。

一种新生事物的出现,如果没有君主的强力扶助是很难生根发芽的,为了新生的藏文迅速在吐蕃推广,松赞干布亲自拜桑布扎为师,在帕邦喀宫苦修三年,学成之后还用藏文第一次在巨石上刻写了六字真言。同时,他还号召吐蕃的年轻贵族子弟学习藏文,并定期考核,学习成绩好的一律给予奖励。

吞弥·桑布扎

即便是松赞干布如此强力推行藏文的传播,依旧有大臣不以为然。他们对于桑布扎因此获得赏赐,并成为松赞干布的御前大臣极为不满,认为自己的地位是在战场嗜血交锋、一刀一枪拼出来的,这个毛头小子就凭借摇摇笔杆子,便跑到自己前面去了很不屑。

面对大臣们的揶揄,吞弥·桑布扎以诗文表述了心迹:

“在这边野狭陋的蕃境,

我是最初有成就的智人,

我是消除黑暗的明灯,

荣获君王如日月般的顶敬。

百官臣僚中,舍我其谁!

对雪域蕃地的众生,

我通弥的恩惠非轻。”

当然了,这首诗很有可能是后人托做的,但它却是道出了桑布扎对西藏文化的贡献。

公允的说,一种成熟的文字不可能是某位大神,以一种埋头苦干的方式创造出来的。吞弥桑布扎可能只是在藏文发展、成熟中,起到了比较重要的作用。比如说,他曾编写了《文法根本三十颂》、《文字变化法则》、《文法性别用法》等八部著作,这是西藏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声明学著作,对于藏文的使用给出了规范性的标准。

我们淳朴的先民们是喜欢敬仰神,并塑造神的。因此,他成为藏民心中文字的创造者,世世代代享受后人的贡奉、祭祀。这种情况和汉民族对于轩辕氏(车轮)、有巢氏(建筑)、神农氏(中医)、仓颉(造字)的敬仰几无二至。

出了对藏文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以外,吞弥·桑布扎还是一位大翻译家,甚至有可能是西藏历史上第一位大译师。在他之前,吐蕃对于梵文的认识几近一片空白,拉脱脱日聂赞普时期便有焚文佛经从天竺流入,当然了,按照传说,这些经卷是装在一个从天而降的宝箱之中的。但吐蕃大臣们没有一个能够读懂这些经卷,因此它们被妥善的珍藏在雍布拉康之中称为“年波桑哇”(意为“玄密神物”)

当桑布扎将这些经卷取出后,发现它们都是佛教经典,于是将其全部翻译为藏文。这是西藏历史上第一次翻译佛经,他翻译的《二十一显密经典》、《宝星陀罗尼经》、《十善经》、《般若十万颂》、《宝云经》、《宝箧经》等20多种佛经,为日后佛教在西藏的传播播撒了火种。

藏文的成熟,为西藏文明的发展插上了翅膀,让远在千里之外的人们能够顺利的交流、倾述。也为吐蕃王朝修订法律、弘传佛教奠定了基础,很难想象一种辉煌的文明,会是在没有文字的黑暗中摸索的。所以,不论藏文是不是由吞弥·桑布扎亲手创制,他的功绩都足以成为我们心中敬仰的神祗。

本文由二四六天天免费资料发布于关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赤桑扬敦有什么传说_赤桑扬敦做了什么事,桑布

关键词: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